小說酒吧 > 誓守不退 > 第二十四章 經歷灌成長 王霸初崢嶸

第二十四章 經歷灌成長 王霸初崢嶸


  “大家都冷靜點,鄭北你先把槍放下?!编嵄币呀洝翱础钡搅肆蛀慃惿狭藰??!拔覀儼褬尫畔?,你也把手從她脖子上放下來好嗎?”林麗麗一邊說著一邊彎下腰將槍放在了腳下。鄭北腦海中突然蹦出一句話:女人就是麻煩。但是鄭北已經沒有心情吐槽林麗麗這種婆婆媽媽的婦人之仁了?!班嵄?,相信我,你把槍放下,我向你發誓她不會有事的?!编嵄边@時候真有種睜開眼睛回頭吼一聲“閉嘴”的沖動,不過接下來他要做的事情也確實不需要槍,如果這槍幫得上忙的話他也不會做出這種決定。
  鄭北關上了保險,一松手,槍掉在了地上。對面老大一看這情況也把胳膊離開了沈怡的脖子,沈怡在大口喘著氣?!疤哌^來?!崩洗笠贿吤钪嵄眱扇?,一邊給同伴使眼色,讓他去拿槍。
  自己的猶豫是因為恐懼嗎?擔心自己會死?軀體會被別的鬼東西占據?自己會成為對面的魔鬼的新的軀殼?管他呢,這是自己最后的辦法。在鄭北全神貫注地“注視”著對面那兩個敵人的時候……全身麻痹如遭電擊,眼睛也睜開了,身體也摔倒了。抽搐著的鄭北看到了一雙潔白的手撿起了一把槍。鄭北想起來了,這感覺是林麗麗的能力。為什么?為什么?這不可能。
  抽搐中的鄭北已快縮成一團,他現在只能看到自己的膝蓋了。鄭北的腦海中盤旋不去那無盡的疑問。為什么自己被林麗麗襲擊了,他們怎么可能是一伙的?哪怕是死……也請讓我死得明白一些。
  “pong!”槍響了,鄭北感覺自己哆嗦了一下,雖然他現在一直在哆嗦?!皃ong!!”又是一聲槍響,兩聲、三聲……隨著一陣槍聲結束,鄭北的渾身劇痛也消失了。
  不是……自己?鄭北大口喘著氣爬了起來。窗邊,林麗麗坐在地上,她的身邊放著那只槍?!袄洗蟆焙退莻€小弟血肉模糊的躺在那里毫無反應。沈怡也掙扎著爬了起來。鄭北剛爬起來向前走了兩步就又被沈怡撲倒在地。沈怡趴在他懷里放聲大哭。鄭北躺在地上望著天花板喘著粗氣,也伸手抱住了沈怡,觸手處是沈怡光潔的后背。
  “大姐……”“鄭北……”張立川和劉其名沖進了屋子,在愣了一下之后各自奔向了自己呼喊的對象。
  鄭北渾渾噩噩的坐在大堂的墻角,他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。在迷迷糊糊中看到了大家收拾了大堂的三具尸體,那三具尸體被砍得血肉模糊。而作者正坐在桌邊安靜地吃著飯,正是那個被老大抱著的女孩,女孩時不時會抬頭看鄭北一眼。飯菜應該是劉其名和張立川張羅的,沒有再見到解哥,也許剛才搬出去的幾具尸體中就有他吧?
  大廳的另一個角落坐著林麗麗。鄭北覺著自己現在應該能體會她的心情。應該是一種明明想躲開大家自己獨處而又不敢,只好把自己扔在人群中來尋找那一絲存在,渴望驅散那驅不散的恐懼。
  沈怡靠在鄭北的懷里,她身邊的地上放著一碗粥??墒青嵄币豢诙紱]有動。鄭北感覺自己那不規律的顫抖減輕了許多,他側頭想看看懷里的人兒。沈怡感覺到了鄭北有了動作,就抬頭看著他。鄭北看著沈怡的雙頰又青又紫很是心疼。又抬頭看了看那邊坐著的林麗麗,雙眼無神、了無生氣。鄭北伸手摸了摸沈怡的臉,小姑娘好像是因為疼微微皺了一下眉頭。鄭北撐起自己的身子“我沒事兒,我去看看你林姐?!?br/>  鄭北在林麗麗身邊坐了下來,邊上沈怡也跟著坐了下來?!靶♀?,過來幫忙收拾東西?!眲⑵涿谀沁吅暗?。沈怡撅著嘴哦了一聲起身走了。
  鄭北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想了想拿出幾罐啤酒,自己啟了一罐自顧自地喝了起來。林麗麗身邊也放著一個粥碗,她也同樣什么都沒吃。說些什么呢?難道交流一下殺人心得?還是說點理由與借口為兩人的行為進行合法化辯護?
  被叫醒的鄭北發現自己睡在地上,身上蓋著個毯子。而自己緊緊抱著沈怡。鄭北愣愣的看著劉其名。劉其名:“你昨晚喝多了,我們擺弄不動你,你說啥就要睡這里。只能給你弄個毯子了,這丫頭還非和你粘一起?!编嵄钡皖^看看衣服完整的兩人,呃……應該是這即將入冬的鬼天氣太冷,而自己兩人又睡在地板上,抱緊一點暖和吧!
  早飯吃得比較沉悶,大家都沒什么說話的興致。鄭北發現他們這個隊伍又多了三個女人。昨天那個屋子里的人被林麗麗松綁后跑了大部分。而被囚禁的人中并沒有男人。張立川和劉其名能撿回一條命,很可能是因為那伙人著急繼續伏擊鄭北兩人吧?
  吃完飯后林麗麗過來找鄭北。鄭北擔心地看著林麗麗,可是林麗麗看起來好像沒受什么影響。只是有點睡眠不足的感覺。林麗麗:“咱們怎么辦?堵在這里也不是個辦法??!”鄭北自然是有辦法的,可是他不太想在光天化日之下干出什么駭人聽聞之事。如果自己的能力被傳開,就會引來更多的變數。如果自己被更多的人注意到,也許會被一些勢力和人找上門。無論他們是善意的還是惡意的,處于弱勢的鄭北一定會陷入被動。無論成為獵物還是工具,都是鄭北所不愿的。
  鄭北在心中計較了一番然后說:“咱們先去看看吧?!绷蛀慃慄c點頭然后說:“我陪你去,讓立川和劉大哥在這里留守?!编嵄保骸安涣?,讓大家收拾收拾,我們一起去?!绷蛀慃愩读艘幌?,然后點了點頭。鄭北決定露一手“大分解之術”,在外人看來這應該是一種攻擊性極強的能力吧?適當地展示一下實力,也是對宵小的一種震懾。鄭北猶豫了一下后說了一句:“昨天……對不起啊,我太緊張了?!绷蛀慃惵勓阅樕兞俗儯骸拔颐靼?,真的謝謝你了?!笨吹搅蛀慃惒⒉幌胩崞鹱蛱斓氖虑?,鄭北感覺輕松不少?,F在的鄭北也沒想到昨天自己居然對林麗麗態度那么差。太緊張了,以后遇到變故一定要更冷靜才行。
  他們根本沒帶來多少東西,收拾起來自然也快。劉其名與張立川已經開始帶著婦女兒童回到大巴。林麗麗看到鄭北和沈怡還在一角磨磨蹭蹭,就過來喊兩人??墒橇蛀慃愐豢吹洁嵄钡臉幼又苯鱼对诹四抢??!澳銈z搞什么?”鄭北頭上套著一個頭套,只漏出了眼睛和嘴??捎捎谑莾蓚€業余人士出品,那個面罩松松垮垮就像一個布袋扣在了頭上。鄭北本想撓撓頭,可是一抬手摸到的是布袋,免了吧,這布袋松松垮垮的。自己要是撓撓頭一定會給弄歪,自己就又看不到東西了?!斑馈彤斒菫榱撕猛姘?。別理這個了,咱們走?!?br/>  鄭北三人一路走來發現周圍的人都在看他們,也不知是昨晚的槍聲引來的這些目光還是自己的頭套太拉風。走近大巴的時候鄭北看到劉其名身邊站著一個陌生人,那人金發碧眼?!皠⒏?,什么情況?”劉其名聳聳肩:“你們聊吧,我先上車了?!?。
  這個洋人看了看面前的兩女一袋,也不知該向誰開口,只能朝著這個方向開始了自我介紹:“你們好,我的名字是法利帕米·杰弗森·布萊克。你們可以叫我法利,我希望可以加入你們,我會羅剎語、奇跡國語和弗欒語,我還會使用槍械。噢,我還會做幾道華菜,如果你們想吃西餐我也可以效勞?!狈ɡ撩鬃鐾炅俗晕医榻B靜靜地等著對方的回應。他面前那個“布袋”說話了:“布萊克先生,冒昧地問一句,您為什么要做出這么一個選擇。還有就是我們并不了解你?!狈ɡ撩茁犃诉@句話知道自己希望不大,但還是繼續說了:“我聽到了昨天的槍聲,今天一打聽才知道,你們昨天除掉了一伙惡魔。我很好奇你們是什么人,就在附近觀察。我看到了你們的隊伍出了那個房子。你們的隊伍里男人很少,女人很多。但你們不同的是那些女人看起來并不是‘奴隸’身份。并且你們還帶著一些孩子。我想你們的身份在惡魔與紳士之間更傾向于后者。我曾經的工作是亞羅公司駐帝國分部的副總裁?!?br/>  鄭北左右看了看,林麗麗兩人沒發表任何意見。而這家伙應該是先跟劉大哥說了一番了,而劉大哥也沒表態。鄭北伸手指著邊上一個垃圾桶。在幾人的視線中,那個垃圾桶消失了,它曾經盛裝的垃圾散落一地?!拔蚁M悴灰蚴裁磯闹饕??!狈ɡ撩讌s是瞪著眼睛歪了一下頭:“哇哦,酷!”
财神捕鱼游戏网址